那些过分的关心,其实不是关心

  文/尹惟楚

  生活中很多人都会有这样一种体验。

  即当我们对某个人表现出过分的关心,或者对其某种行为表现出过度关注的时候,非但不会获得对方的感激,反而会遭到对方莫名其妙的冷处理,甚至抗拒与反感。

  此时,我们心里就会滋生出一种对方辜负自己好意,甚至完全不知好歹的委屈情绪。可真是如此么?

  当然不是。

  01

  以前公司有一美女同事萱萱,为人特别热情。

  同事小A买了一个心仪已久的卡通塑料杯,萱萱见了马上说,塑料杯有毒不能用来喝水呀。小A微笑回应说我知道呀,可是我太喜欢了。

  第二天看见了,她又说,哎呀,你不知道塑料杯有毒吗?小A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
  第三天又被撞见,唉,说了有毒你还喝。小A没有回应,打好水便灰着脸走开了。

  以后她在的时候,小A都不再去接水了。

  B同事买了一套化妆品,萱萱见了马上说,你为什么买这牌子啊,很多人都说它们有些成分严重超标,价格又不便宜,我觉得XX牌子的比这个好多了。

  B同事笑道没事,我一直用这个,习惯了。

  可萱萱似乎完全没听进去,以后每次见了都会说几句,B同事的态度也由开始的感激,渐渐变为冷淡,最后沦为反感。

  而类似的情况在办公室里经常上演。慢慢的,大家对萱萱都有点敬而远之。

  再来听一个故事。

  大学时候,同学大煌处上一个妹子,恰好另一同学光哥和那妹子的朋友圈有些交集,所以知道那妹子没有端正成熟的爱情观,脾气也不好。

  于是光哥根据自己多年的爱情经验,强烈建议大黄停止发展,可大煌却认为这些都不是问题,更何况他那时候早已情毒发作,所以坚定地和那妹子走到了一起,引得光哥频频叹息。

  开始时候,大煌没事就会在寝室分享他们的趣事,可是光哥每次都会对大黄反复灌输他的爱情理论,并劝导其不要过于深入。这样次数一多,大煌便再也不在寝室谈论感情相关的事情,并且一看见光哥就立马远遁。

  后来,大煌被妹子劈腿,光哥知道后便频频感慨:早知道会是这样,当时还不听我的。那语气颇有一种忍辱负重,最终一雪前耻般的放松与惬意。

  后来在有一次光哥又拿出来说的时候,大煌一蹦老高,一句话把光哥噎住了:老子乐意,关你个鸟事。

  光哥一脸苦相的望着我们,大家颇有默契地保持了沉默。估计大家心里都闪现两个字。

  活该。

  02

  心理学上有一个词语,叫做心理卷入程度过高。即个人在心理上与环境的关联程度过高,过度为他人操心和受他人影响的心理情绪。

  而对于这种心理卷入程度过高的原因分析中,有一个很重要的解释便是,其本身具有不自信的特质,害怕别人对他的否定与排斥。

  确实如此,习惯性地过度关心别人的生活,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不健康的,甚至可以说他骨子里便存在一种自卑。由于他对自身的不自信,害怕别人否定自己,所以便首先否定别人,然后再尝试引导别人进入自己的思维框架,从而获得别人的认可,甚至崇拜。

  萱萱那时候是刚进公司不久的实习生,与同事之间的感情自然不像老同事之间那么熟络,所以她希望更好的融入大家的圈子。而且她在业务技能方面相对也比较生疏,所以她潜意识里亦迫切地需要别人对自身的肯定。

  而光哥更是因为自身丰富的爱情经历,一直便以情圣自居,没事就喜欢给大家弄一个爱情讲座。所以当大煌没有接受他的建议时,他就会不自主便产生一种“权威”受到怀疑与挑战的错觉,从而反复地去劝说。

  而根据后面大煌被劈腿后他所表现出来的行为,更是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:他的关心早已不再纯粹,甚至发展到后面,更多的是一种对自身爱情观的维护。

  有这样一种现象,便是大家对推销人员普遍存在一种无名的抗拒,特别是在自己明确表示不需要,甚至反复地拒绝后,他仍向你喋喋不休地陈述时,这种抗拒就升级为反感,甚至厌恶。

  究其根本,摒除那种世俗的偏见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便是他们存在强行改变我们生活习惯的企图。

  而人都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,叫做防御机制。

  当某些东西尝试改变我们的固有思维时,防御机制就会立马被激活,从而表现出明显的抗拒。而如果此时对方没有选择适可而止,而是反复尝试去改变,甚至攻击时,在防御机制的催发下,我们便会自主的产生更多的负面情绪因子:反感,厌恶,甚至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