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部分人都在毕业后3-5年内离开了大城市,但他们想对你说…

  文/孙晴悦

  一个广院的90后师妹,从广院毕业后去清华读了电视新闻的硕士。时间过得飞快,我记得驻外前,和这个妹妹在广院附近的小饭馆吃饭,听她纠结要不要读研。

  广院的姑娘好像确实是本科直接工作的居多。读研要三年的时间,好像搁在别的学校,保研清华,这有什么可犹豫的。

  但是广院经常上演的故事是这样的,三年时间,本科毕业直接工作的姑娘,也许已经成为了某卫视的当家花旦,而另一个姑娘研究生还未毕业。

  可能传媒行业就是这么残酷,竞争激烈,且瞬息万变。让每一个想要在大城市留下,并且长期生活的人,不得不每时每刻地权衡利弊,做出更有利于自己的选择。

  转眼间,这个妹妹今年研究生也要毕业了。她问我这么多年在北京工作的心得体会,以及要不要留在北京这个所有人都很难给出绝对答案的命题。

  06年去北京上大学,今年已经是2016年。居然看上去,我已经在北京待了十年。这样的算术题,让人难免后背发凉。我居然已经在另一个不是家乡的城市生活了十年。

  其实,并没有十年。四年本科中,有一年去了巴西做交换生。而毕业以后的五年多,又有三年在拉美度过。然后,松了一口气,想想自己在北京,其实也就上了个大学,再待了两三年。

  师妹问我,会不会觉得北京竞争激烈,空气堪忧,交通极其拥堵,生活质量很差。

  会啊。

  当我在早高峰挤地铁,在限流的双井,排好长队,终于走进地铁站,看着三四趟地铁开过,而我依然上不去的时候,我觉得我为什么要待在北京。

  去年下半年,一度PM2.5爆表,空气里都是烧焦了的味道,从金台夕照地铁站走出来,都看不到可爱的大裤衩的模样。我戴着口罩,帽子风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我在想我究竟还能在这个城市里待多久。

  当每天上班下班,疲于奔命,回到家整个人已经瘫倒在床上,极其困难地再挣扎着爬起来,在做饭与叫外卖之间做着艰难的抉择,依然拿出手机,点开“饿了么”的时刻,以及外卖送到后,自己一个人在租来的房子里,对着电脑看剧,吃着一堆由味精组成的外卖的时候,我简直想明天就搬回苏州。

  在大城市生活的你,是不是也一样。

  每天天还没亮就挤着地铁,然后疲于奔命,开不完的会,做不完的ppt,忙忙碌碌工作十小时以上,又挤着晚高峰回到破败的出租屋里,此时已经晚上八点,力气耗尽,只剩下能够叫一个外卖的力气,然后吃着味精,看一个剧。

  你是不是也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在所谓的大城市里生活,茫然地看不到尽头。

  我的好多大学同学,特别是江浙沪的同学,都在毕业后的五六年里,离开了北京。

  槽点无非就是以上说的这些,大家急切地回到温热的南方,回到爸爸妈妈身边,下班回家有家里烧好的热腾腾的饭菜,开车上班虽然也堵,但不至于像北京那样令人绝望。时不时的赏花踏青的假期,全家出游,一壶小酒,几碟小菜,美滋滋的江南生活。

  我时不时就会被朋友圈里的江南生活给打败了,去年下半年,我几乎每个月都不厌其烦地坐着高铁回家,享受片刻的江南时光。

  在来来回回的京沪高铁上,我一直在想,难道真的是大城市的问题吗。

  真的是北京的问题吗?

  是北京让我们过着极其将就,糟糕透顶的生活,每日人烂心更遭么?是这个城市的拥挤,肮脏,以及大得令人绝望,让我们不得不局促地居住在狭小的房子里,忍受着憋屈的居住条件?

  如果以上答案勉强还确实是北京的错,那么难道,也是北京让我们每天每天地叫外卖,每天每天匆匆吃几口饭,然后抱着电脑过一晚上吗?

  然而某一天,我看见一个闺蜜的朋友圈,突然惊醒。这哪里是什么大城市的问题,这分明是我们的问题。

  闺蜜居住在杭州。

  某一天,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大闸蟹的照片,写着如下一段文字。

  “幸福是,,,外面下着雨夹雪,锅里陈年花雕煮着大闸蟹咕噜咕噜冒热气。喝一口温热的黄酒,再开窗探出微醺的脑袋深吸一口干净的空气。”

  这画面感如此之强,不愧是广院的姑娘,无论在各行各业,描述起来,都是可以用几个特写镜头连起来的电视语言。

  虽然这是典型的江南画面,但是直到看到这个朋友圈,我才明白,生活的好,与不好,和你生活的城市并无太大的关系。

  你一样可以在我心心念念的江南每天叫着外卖,也可以和我闺蜜一样,即使一个人吃着大闸蟹,也可以有此般意境。

  都是你我自己的选择。和北京无关。和杭州无关。

  或者,即使你生活在江南,你照样闻不到桂花飘香,照样只会在雨夹雪的夜晚,抱怨南方的湿冷,出门去一趟超市回来就已经湿了鞋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