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智慧的人都是下笨工夫

  文/张宏杰

  湘乡传播着这样一个笑话,说是曾国藩在家念书,一篇短短的文章,朗读了几多篇还背不下来。一小偷本想等他入睡之后盗窃。但是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他睡。小偷忍无可忍,跳出来大呼:“这种笨脑壳,读什么书?”

  这个笑话并非空穴来凤。曾氏一族的天资并不精彩。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笨得着名,一生考了十七次秀才,一直到四十三岁,才委曲过关。

  但另一方面,曾国藩又是个极为“夺目”的人。

  他是一个高超的军事家、计谋家。太平军起,举国束手无策。只有他独僻门路,以超人之胆识创建湘军。在从天子到大臣或急于求成,或灰心绝望,满朝如无头苍蝇,纷无定计之际,曾国藩提出了“以上制下、取建瓴之势”的平定太平军计谋,即“争夺武昌,节制长江中游,再指向九江、安庆,进而攻下天京”。过后证明,这是一个极为高超的计谋,清王朝正是在这个计谋指导下取得了最后的胜利。

  他很是善于审时度势。自古元勋,像他这样善于掌握进退者不多。剿除太平军之后,他的功名事业如日中天,此时他却非常沉着,在大盛之中察觉大衰的先机,毅然上疏请求辞去控制四省的大权,并采纳坚决手段,裁撤本身的权力之本——湘军。他一生出将入相,没有大的蹉跌,在传统政界上像他这样的乐成者并不多见。

  他深通政界韬略,政界工夫如同太极好手,善于化解各种困难于无形之中。曾国藩的秘书赵烈文的日记中记实了这样一个细节:曾国荃攻打南京不下之际,朝廷令李鸿章协助打击。李鸿章一方面不想夺了曾家兄弟的首功,向曾家邀功买好;另一方面又想把抗旨之责推给曾氏,因此私下处处表明,做了许多小行动。

  而曾国藩的对策是回覆给天子一道辞气卑约的奏折,坚请派李鸿章前来,不望有功,励志名言,但求无过,言语恳挚,不温不火。相形之下,李氏的小算盘一目了然。赵烈文评价说,曾国藩的手段,平直无奇,却实高于李数倍。

  仅举此数端就可看出,曾氏的“夺目”已臻最高条理,实特殊人可比。正是与众差异的“鸠拙”,成绩了曾国藩非同一般的夺目和高超。 曾国藩的人生哲学很奇特,那就是尚“拙”。他说:“天下之至拙,能胜天下之至巧。”

  曾国藩可以或许买通科举这条路,靠的完全是“笨劲”。父亲要求他,不读懂上一句,不读下一句。不读完这本书,不摸下一本书。不完成一天的进修任务,毫不睡觉。他不懂什么“能力”,什么“捷径”,只知道一条路走到黑,不撞南墙不转头。这种“鸠拙”的进修方法,在他身上造就起超乎凡人的勤奋、受苦、踏实精力。

  积夫役学的经验给了曾国藩奇特的启示,他发明鸠拙有鸠拙的长处。鸠拙的人没有智力成本,因此比别人更虚心。鸠拙的人从小接管荆棘教诲,因此抗击打本领出格强。鸠拙的人不懂取巧,碰着问题只知硬钻已往,因此不留死角。相反,那些有小智慧的人不肯下“困勉之功”,碰着坚苦绕着走,基本打得松松垮垮。所以,“拙”看起来慢,其实却是最快,因为这是扎扎实实的乐成,不留遗弊。

  固然曾国藩考秀才考了九年,可是一旦开窍之后,后头的路就越来越顺。中了秀才的第二年,他就中了举人,又四年,又高中进士。而那些早早进了学的同学,厥后却连举人也没出来一个。他总结自身履历,多次说这得益于本身基本打得好,所以“念书发愤,须以困勉之功”。

  曾国藩接触靠的也是鸠拙精力。曾国藩一生善打愚战、笨战,不善打巧战。

  他接触不贪小利,不求奇谋,踏踏实实,稳扎稳打。他说:“接触要打个稳字。”他一生不打无筹备、无掌握之仗。他花极大心血去研究敌我两边环境、战斗的陈设、后勤供给、呈现倒霉环境如何救助等等,指导每个环节都算到了,算透了,才下定接触的刻意。

  曾国藩一生待人接物更是以诚为本,以拙为用。他一生要求本身“不说假话,不求虚名”,干事“情愿人占我的便益(宜)断不愿我占人的便益(宜)”。别人以巧似伪欺骗他,他却仍然以诚以拙相待。

  曾国藩说到做到。左宗棠在“瑜亮情绪”的促使下,一生不平曾国藩,始则讥讽冲击,终则以怨报德,曾国藩却终生未还一手。李鸿章作为他的门生,也时常和他耍心眼、逞私心。曾国藩却因为爱李之才,始终不改对李鸿章的体贴、爱惜、海涵、提携。李鸿章因此终生谢谢涕零,到晚年更开口不离“我老师”三个字。这个事因为这种质朴的为人处世方法,曾国藩一生伴侣极多,麾下谋士如云,虎将如雨,批示如意,得道多助,成绩了“洪杨一役”的最终胜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