柯南·奥布莱恩在达特茅斯大学的毕业演讲,句句见血

  美国名脱口秀主持人柯南·奥布莱恩(Conan O’Brien)在达特茅斯大学的毕业演讲,最难得是插科打诨中句句见血,献给迷惘中的年轻人……如果你正在低潮期,一定要看看这个。

  文/柯南·奥布莱恩

  我在洛杉矶生活了2年,一辈子都没碰到过这么冷的天。现在谁能给我一副GORE-TEX手套,我就给他/她300美元。谁都可以,我是认真的!我身上带着现金呢。

  在我的演讲开始之前,我必须指出的是我身后“坐着”万人景仰的美国总统和缀满勋章的战争英雄,而我,一个有线电视脱口秀主持人,竟然被选中站在这里传授智慧。我发誓自己从没见过这么坑爹的事情,简直就是美国之怪现状的一个缩影。

  在座的各位毕业生、老师们、父母们、亲戚们、其他年级的同学们、以及那些来参加你们毕业典礼的老家伙们(译者注:自嘲,指的是同期接受荣誉学位的几位嘉宾),大家早上好!并在此祝贺达特茅斯2011届毕业生!今天,你们做到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,了不起到在美国只有92%的人在你们这个年纪才能做到的事:一个大学学位。没错儿,凭借着这个大学学位,你们在剩余那8%的人才面前就有了压倒性优势。我指的是那些中途辍学的失败者,比如比尔·盖茨、史蒂夫·乔布斯、以及马克·扎克伯格。说到扎克伯格再顺便提一句,只有在哈佛这种地方才需要有人发明一套繁复的社交网络,为的只是跟隔壁的某个同学说句话。

  作为你们的毕业典礼演讲嘉宾,首要任务是告诉大家生活本来就是不公平的。比如,你们废寝忘食的辛苦了4年,为的就是拿到这周末即将授予你的学位。

  那感觉一定棒极了!

  而达特茅斯授予了我一个同样的学位,仅仅因为我采访了《暮光之城》的四号主角。接受这个现实吧!另一个生活不公平的案例就在眼前,如果现在天降大雨,台上这些有钱有势的人才能在帐篷下避雨。接受这个现实吧!

  非常感谢Kim校长邀请我来参加今天的毕业典礼。Kim校长的电话挂断之后,我就决定研究一下这个家伙的背景。他总是被称为Kim校长和Kim博士。对于他的朋友来说,他是Jim Kim、J to the K、Special K(Kellog’s一款早餐谷物)、JK Rowling(小说《哈利波特》的作者)、the Just Kidding Kimster(F1车手莱科宁逗你玩儿),以及最令人不解的称呼,”Stinky Pete”(动画片《玩具总动员》里的矿工皮特)。他曾是哈佛医学院全球健康与社会医疗专业的系主任,作为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健康行动计划的排头兵,他获得了麦克阿瑟天才奖的肯定,而且被《时代》杂志评为2006年最有影响力的100个人之一。上帝啊,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?我是认真的!我懂了,因为他非常聪明。顺便再对Kim博士说一句,你虽然被达特茅斯选为校长,但同时作为一个世界级的人类学家,你还被雇来研究为什么每一个这里毕业的学生都要绕着篝火跑上111圈。

  不过我要谢谢你今天请我来这里,“矿工皮特”,我感到非常荣幸。尽管你们中的一些人会把我看作是明星,但你要知道其实你们现在坐的地方我也坐过。如我所言,昨天深夜我偷偷溜到这里,在每个座位上都稍微坐了一下。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证明一点:我和你们一样是普通人,而且有的是大把的时间。

  不过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来到新罕布什尔的感觉棒极了。在这里我不仅能得到一个荣誉学位,而且我还能把车子的后备箱塞满合法的烟花。

  大家都知道,新罕布什尔是个如此特别的地方。当我抵达这里的时候,深深地吸了一口新英格兰干冷的空气,心想:“哇!与这个州比邻的那个州(译者注:指的是佛蒙特)就是Ben & Jerry冰激凌的老家。”

  不过大家别误会我的意思,我非常认真地对待今天交给我的任务。2个月当前我接到电话说要来这儿演讲的时候,我就决定要以你们准备重要学期论文的那种强度来准备我的演讲。所以直到昨天夜里,我才开始动笔。我喝了2罐红牛,吸了一点Adderall(一种“聪明药”),玩儿几个小时《使命召唤》,接着才打开我的浏览器。我认为维基百科已经写得很好了,它说:“达特茅斯学院是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汉诺威市的一所私立大学,属于常春藤盟校。”谢谢大家,祝各位好运!

  为了今天跟你们这些学生交流,我特意花了很长时间学习你们特有的语言风格。事实上,就在今天早上当我发给Francesca的调情电子邮件被某FSP(Foreign Study Program,出国学习项目)的一个SB截获的时候,我正和“旅伴”Barry一起离开Baker Berry(达特茅斯图书馆)去Bema(一片宿舍前的空地)吃Billy Bob(一种早餐肉蛋卷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