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峥星空演讲:一个光头的人生思考

  文/徐峥

  愿意听的掌声热烈一点,我爆料就猛一点。今天独家爆料,讲一点以前从来没有跟别人分享过的故事,大家不要紧张。我是来讲讲我是怎么样“脱光”的。“脱光”就是摆脱一个光头的阴影。

  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光头,光头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一个标志了。但是在很多年以前,我也曾经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好吗?这个是真的。在我小的时候,我的头发质量特别好,而且就是那种很服贴,很柔顺的,我从来都不需要用梳子知道吗?我有一个习惯动作就是用这个手捋一下我的头发,很自然就捋成一个三七开的小分头。当时我的一个绰号就是“小分头”。

  后来渐渐渐渐地长大了,我的头发开始变得越来越蓬松、柔软、飘逸,现在这些词都不可想象了。但是,这都是真的,有一种纯羊毛的感觉。我非常以我自己的头发为自豪,真的不是跟大家吹牛,刚刚上大学,上戏曲学院的时候,我自己的头发留得这么长,感觉自己像摇滚明星一样,而且还甩,经常这么甩,而且我还当过发模,知道什么叫做发模吗?就是头发的模特。就是拍好了发型的照片,然后把它放在杂志里,这个杂志你去发廊就可以参考上面的样子做头发,就是发模。那个时候有一种郭富城的发型,像蘑菇头,像盖子一样。还有一种是从一边包抄到另外一边,很帅。还有一个像周润发发哥的大背头,感觉自己像大哥大,很帅。算了不多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。

  后来到大学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我在洗头的时候,我一洗头,一抓自己的头发,我的天啊,我就开始一大把,一大把的往下掉。一抓一大把,一抓一大把,就这么严重。

  我当时心里非常惶恐,我就赶紧去问我爸爸,我说爸爸怎么回事,是不是你秃顶遗传给我的?我爸说,我是45岁以后的事情,你才几岁?你才20岁怎么就开始秃了?我有一个好朋友,他跟我说,他说徐峥你不要着急,我告诉你一个秘方,一般人我不告诉他,你抹生姜。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告诉我,他说我告诉你一个祖传秘方,你不要跟别人说,你抹生姜。我心说这是什么破秘方啊,全世界人都知道。

  从此以后我就跟着家人踏上了求医问药的囧途。走遍了很多医院,探访了很多医生,最后终于得到了一个集大成的处方和生发水,每天拿生姜往头上抹,抹到发红,发热,你知道吗?基本上头皮都搓碎了。然后拿着毛笔蘸着生发水往头上抹。你们知道20岁秃顶跟45岁秃顶的区别吗?就是你是45岁以后开始秃顶,那你仍然是一位优雅的男士,你秃得名正言顺、理直气壮,但是你20岁就开始秃顶了,你就是一个鬼鬼祟祟的小人,你做所有的治疗都是一个笑话。每次我在宿舍里面要开始治疗了,生姜跟生发水的味道就开始飘出去,宿舍楼道里面就开始喊了,拍脸盆,“徐峥开始治头发了啊”。

  然后大家就围过来,特别紧张,不小心我就把生发水打翻了。然后同学在旁边说,你说桌子上会不会长毛呢?另一个同学就说了,你看看头就知道了,效果也不怎么样。另外一个同学就说了,他说要不然你去植发吧,你后面有头发,把头皮切下来,盖到头顶上去,做完手术之后像长草一样就长出来了。其他同学说,那后面怎么办呢?为了这个头发,你知道吗?我受尽了各种屈辱,各种嘲讽。可那个时候我还有一颗当演员的心呢?同志们,计算一下我的心里阴影面积好吗?真的让人太没有办法接受了。

  我从很小就非常想要成为一个演员,我热爱舞台,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因为长得比较呆萌,乖巧,被老师选出来,在儿童独幕剧里面演一个古装的富二代,就是一个地主的儿子。因为那个角色演得很出色,所以被中国福利院少年宫选去当戏剧组的组长。

  初中的时候又考到了青年宫艺术剧院,也是进入了戏剧组,当时我就想,真的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演员,梦想遥不可及啊。应该说是梦想近在咫尺,结果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就突然有人阻止我了,说你这个样子,你这个形象就不要考戏剧学院了。你长了一张娃娃脸,跟小孩似的,你只能演一个小孩,跑个龙套。而且你看,你的嗓音像一个公鸭嗓还没发育好一样,我们搞话剧的人讲究的是,把声音打到剧场的最后一排,反弹回来,震得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。

  我是不认同这种观点的,虽然我不是小鲜肉,但是我知道做演员不能仅仅靠颜值,要靠气质和实力,我要成为一个真正实力派的演员。所以当时我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演出的机会,因为当时我认识一个副导演,所以,就在影视剧当中参演了很多非常重要的角色。比如说路人甲、小瘪三、日本鬼子、尸体啊。而且我还加入了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业余剧团。白天上课,晚上骑着自行车到剧场,演上场30秒钟的重要角色。